Skip navigation

前天晚上得到消息, 西蒙的阿姨的丈夫去世了。说来也是比较近的亲戚,但我来了
英国却也没有见过。只听老公西蒙说,今年他才六十九, 是一个有意思却不张扬的
人, 一辈子都很幸运, 做什么成什么。突然间人就走了, 留下相处了五十年的老
伴。 我们自然而然的就想到西蒙的阿姨。

阿姨的老公是因为要动腿关节手术住的医院。医生说如果再不动手术,明年他就要
坐轮椅。他的子女们也都劝他动这个手术,他老大不愿意地答应了, 却逢人就说
“我这一住院就出不来了”。谁想到, 活着讲的话还余音未了, 人却再也见不到
了。 没非他有预见?听说动完手术的他还有说有笑, 劝了老婆回家之后说是肚子
饿, 护士弄来汤,喝着喝着就突然间死去了。 医院通知了阿姨, 人赶到时一切都
是冰凉的了。

进医院时是希望出院后可以活得更好,轻轻松松, 女儿去了美国度假, 儿子去了
伦敦看戏, 谁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永别, 连一声再见都没有来得及说。我和老公
都感叹, 没有预知的死对活着的人是一种撕心的痛, 对死了的人也许是一种运气。

突然有一种苍老的感觉, 心境在星期天的下午总有一些伤感, 如今这份伤感似乎
是浓重了很多,也许是因为想到了自己以及那些同自己亲近的人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